首页 > AI前沿 > 正文

Google员工又“造反”了:AI伦理委员会,凭什么混进了反LGBT的人? 外部AI伦理委员会,出生即夭折 首个退出者 触犯众怒者 涉及军方者 冷嘲热讽者 传送门

转载 2019-04-03 0 36
Google员工又“造反”了:AI伦理委员会,凭什么混进了反LGBT的人

Google的员工,又开始抗议自己公司了。

一千余名谷歌员工,联合188名学界、科技界等社会各界人士,写了一封联名信,发起了一场浩浩荡荡的反对“LGBT恐惧症”运动

签名的人数,还在不断增长中。

究其起因,则是上周Google推出的先进技术外部咨询委员会(Advanced Technology External Advisory Council, ATEAC),一个非Google员工组成的AI伦理委员会,帮助Google面对AI发展中面临的公平性等问题。

在这个影响Google AI发展的委员会成员名单中,员工们发现了他们认为不应该出现的人:

Google员工又“造反”了:AI伦理委员会,凭什么混进了反LGBT的人

Kay Coles James,美国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主席,一个反LGBT、反移民的人。

要知道,Google的不少员工都是从各国来的移民,而LGBT平权早已成为主流的政治正确。

这种反差类似于,一个反对996的作战计划讨论组里,混进来一个996公司的老板。

那么一个旨在帮助Google AI负责任发展的机构,为什么出现了一个偏见这么大的人?

而在这场联署运动之外,Dyan Gibbens,一家曾经为美国空军提供无人机AI成像服务的公司CEO,竟然也进入了这个委员会。

要知道,不将AI应用于武器Google AI七原则中的重要一条啊,而这宝贵的七原则,可是去年员工们付出数十名员工离职、3000人联名上书、持续一整个春天抗议的代价才争取到的。

ATEAC,这个讨论AI伦理的外部委员会是上周刚刚成立的。

Google员工又“造反”了:AI伦理委员会,凭什么混进了反LGBT的人

3月26日,Google全球事务高级副总裁Kent Walker在Google博客中发文宣布,为了贯彻落实Google AI七原则,完善相关的内部治理结构和流程,成立ATEAC委员会。

委员会将会聚焦于Google内部涉及七原则的复杂事物,比如人脸识别,比如机器学习的公平性,为相关工作提供多样化的观点。

委员会设置8名成员,分别是:

Google员工又“造反”了:AI伦理委员会,凭什么混进了反LGBT的人

上面8位组成的首届委员会的任期是2019年,他们将会从4月开始,举行四次会议。

但是,这8个人里,有两个人遭到强烈反对,一个人直接退出,还有一个人看到名单就失望了。

还没等到第一次会议召开,名单公布没几天,就有人不干了:

Google员工又“造反”了:AI伦理委员会,凭什么混进了反LGBT的人

上述名单中的头一位,Alessandro Acquisti在Twitter上公开表示退出ATEAC委员会,认为讨论AI伦理这种重大事项,这个机构不合适。

而另一边,Google员工们集结起来,反对委员会名单上的第六个人,Kay Coles James。

Google员工们认为,这个人反LGBTQ,反移民,这违背了Google的价值观。

她曾经在Twitter上公开说,数千名危险的犯罪、毒品走私犯和性奴贩子从边境进入。

Google员工又“造反”了:AI伦理委员会,凭什么混进了反LGBT的人

还公开反对几部性别平权法案。

Google员工又“造反”了:AI伦理委员会,凭什么混进了反LGBT的人
Google员工又“造反”了:AI伦理委员会,凭什么混进了反LGBT的人

员工们说,有人认为把这个反LGBTQ、反移民的人放进委员会是为了思想的多样性,这纯粹是偷换概念,让这么一个人加入委员会,就是暗示Google在做决策的时候会考虑她的这种不正确的观点。

并且,让这样一个人加入ATEAC委员会,严重破坏了Google在AI道德和公平方面的立场。

AI对社会可能造成的伤害不是随机的,而是和我们历史上经历的那些歧视与不公如出一辙:

AI可能无法识别跨性别者,可能无法识别女性的声音,可能无法识别有色人种女性,AI可能被用于加强警方的监视,监控移民,制造自动化的武器。

Google员工又“造反”了:AI伦理委员会,凭什么混进了反LGBT的人

社会的最边缘人群,面临着最大的风险。

因此,Kay Coles James,这个人的观点不仅违背了Google的价值观,并且,还违背了AI发展的理念:

AI应用中,正义应当是凌驾于利润之上的。

因此,ATEAC应当将弱势群体置于决策中心。如果委员会中没有挺LGBTQ的人,那就应当把这个反LGBTQ的人踢出去。

而在这场联署运动之外,还有人反对名单上的第四个人,Dyan Gibbens,Trumbull Unmanned公司CEO。

Google员工又“造反”了:AI伦理委员会,凭什么混进了反LGBT的人

这家公司的业务和无人机相关,主要客户是能源企业和政府,帮能源企业部署基于无人机的测控、工程、物流解决方案,参与了很多政府和国防项目,包括为美国空军提供无人机AI成像服务。

因此,不少AI专家也认为Google应该把这个做AI军事项目的人踢出群聊。

名单上的第五个人,Joanna Bryson,看到这份成员名单之后就呵呵了。

在转发了这条消息之后,有AI研究者在她的Twitter下面留言:你知道你要在这个委员会里跟反LGBT、反移民的人打交道么?

Joanna很淡定的说:信不信吧,这名单里有比那位更糟糕的人。

Google员工又“造反”了:AI伦理委员会,凭什么混进了反LGBT的人

并且,她还透露这个为这个委员会工作是无偿的,并且自己只承诺工作一年。

不知道,她说的“更糟糕的人”是指的谁呢?

Google员工们的联署信

https://medium.com/@against.transphobia/googlers-against-transphobia-and-hate-b1b0a5dbf76

Google博客:成立先进技术外部咨询委员会(ATEAC)

https://www.blog.google/technology/ai/external-advisory-council-help-advance-responsible-development-ai/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相关文章


  • 李彦宏:自动驾驶最后一公里率先到来;未来20年手机依赖会降低 自动驾驶三境界 AI降低人对手机依赖度 全球创新进入中国时间
  • NeurIPS 2019投稿规则大变化!必须回答研究可复现问题,倡导提交论文代码
  • 英特尔发布CPU、傲腾硬盘、100G以太网:一切为了数据中心和AI
  • 自动机器学习第一次!KDD首次开办AutoML竞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