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资讯 > 正文

押金难退拖欠欠款,途歌败走麦城或成定局

转载 2018-12-23 0 17

12月22日消息,作为行业头部企业的途歌深陷资金不足的泥沼,该公司不仅押金变得越来越难退,还拖欠了不少供应商的欠款。

近日,途歌在北京嘉泰国际大厦B座14层1405室的总部办公室里,聚集了许多要求退押金的用户以及被拖欠了欠款的供应商,办公室里有两名工作人员正在为其登记。然而途歌工作人员表示,不包括线上退款的话,公司一天平均只有15个退押金名额,目前登记的人要4个月后才能获得退款。

途歌的颓败或许早有预料。今年8月7日,途歌无声无息地从南京市撤退,大量挂着苏A牌照的共享汽车出现在了西安,此时距离其进驻南京还不到半年。而一个月后,在西安的二手车网站上,赫然出现了一批印着途歌logo的汽车。郑州达喀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也曾表示,目前计划收走200辆途歌共享汽车,收走之后,途歌在成都的车辆将只剩60辆左右。

途歌南京大撤退不仅仓皇,还很不体面。有媒体报道称,途歌车辆的停车费和油费需要运维人员先行垫付,之后公司在报销,而途歌南京大撤退是瞒着运维人员的,在撤离之后该公司一直没有将这笔垫付的钱还清,总数大概有20万。

途歌CEO王利峰对此表示,公司并没有拖欠运维工资,且正在调整业务,部分车辆在升级换代后会重新上线。之后10月8日,途歌宣布获得千万级美元B2轮融资,并强调累计融资超5亿人民币。然而这一融资消息恐怕是个骗局,途歌融资之后,该公司的资金问题反而愈演愈烈。

根据黑猫投诉平台数据显示,截至12月21日,途歌的投诉量高达4692件,仅仅低于同样陷入资金链断裂泥沼的ofo,而这一数字在9月30日还只有25件。不仅如此,该公司还拖欠了供应商的不少欠款,这导致其运营的共享汽车被供应商们收走,甚至卖掉。

途歌或将败走麦城,这其中有一定的先天因素。全国乘用车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此前表示,传统汽车厂商、租赁公司、互联网公司三个北京的共享汽车企业中,抗风险能力最弱的就是互联网公司,途歌正是其中的典型。因为,共享汽车去车本身造血能力严重不足,盈利模式仍有待探索,而互联网公司却没有太强的成本承受能力,难以长时间承受流血的伤口。

但是这一结局的产生也有一定的后天因素。不同于其他共享汽车公司定点取还的模式,途歌使用随意取随意还的模式,后期更是推出了送车上门的服务,这大大增加了其人力成本,这也使其资金链承受了更大的压力,导致现在无力偿还押金和欠款。

目前,共享经济正陷入泥沼之中,共享汽车领头羊途歌、共享单车巨头ofo、共享电动自行车享骑,纷纷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困境之中,押金难退,拖欠供应商欠款等问题恐怕将会让它们迎来终局。

相关文章


  • 苹果2018五大错误:音箱太贵,AirPods迟迟不更新
  • 情怀被消费完了,共享民宿靠什么坚守岗位?
  • 腾讯搞流量、百度建生态、阿里忙服务、头条想卖货,2018小程序很忙
  • 滴滴曾欲以估值20亿美元收购ofo文件曝光,阿里无一票否决权
  • 严选精品电商们崛起,长尾理论失效了吗?
  • 游戏行业回暖,但距离春天还有一段距离
  • 40万起家,20年变85亿,开出40多家公司,他只靠一个果冻
  • 骗子混子与扫地僧,2018年FA的众生百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