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资讯 > 正文

创新工场汪华:中国的发展不均衡孕育四大投资机会

转载 2018-12-24 0 47

12月3日,创新工场管理合伙人汪华对2019年的投资趋势做出预测,他指出中国像是多个维度不平衡发展的“经济魔方”,每个维度和每个不均衡都构成了新的子平台机会,市场颠覆式的机会仍然存在。

在2017年底汪华曾预测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将迎来第三波人口红利,也就是以“二三四线城市中三四十岁以上的用户,以及一线城市年纪较大的用户为代表的小城主流人群”。此后不久拼多多、趣头条等相关公司出现爆发,他的预言也得到印证。

这次汪华对上述理论进行了深化,认为在人口地域这个维度之外,中国在各个行业的发展阶段、前端后端以及不同行业发展分化等维度上都存在不均衡。这导致中国经济发展规律、经济周期和发展潜力非常独特,因此非但不会出现像日本那样的“失落的20年”,还蕴藏着巨大的机会。

基于这些判断,汪华认为在2019年中国的创业创投市场,将在AI自动化、消费分级、下沉市场和海外市场四个方面迎来机会。

以下为汪华演讲内容整理:

现在资本市场的确不振,全球经济放缓,很多国家甚至进入了贸易孤立主义、保守主义。甚至很多人在讨论中国是不是会发生像当年日本的失落的20年,或者进入中等收入陷阱。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当下的现实。但是整个中国经济体非常特殊,中国人口规模世界第一,经济体量是世界第二,一方面它是单一市场,统一的国家经济体;另外一方面中国在人口、城市阶梯、行业维度、前端后端有多个不同发展阶段,是多个不同的体量构成的复合的经济体。北上广深已经是发达国家的状态,四五线城市依然是四五千美金的(人均)GDP。

日本、美国都是相对均质的经济体。欧盟拥有多个经济发展阶段,但是欧盟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并没有统一的政治和完全统一的市场。中国本身的特点导致经济发展规律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周期和发展潜力的特性也跟其他国家不一样。

1

第一个维度

人口和城市的阶梯

不同的一线、二线、三线城市和人口,无论从经济、消费和发展角度都不同。比如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已经实现高度的消费经济文化,甚至已经成熟到小众品牌化、消费升级、去品牌化;二三线城市主要还是刚达到消费品牌化;三四线、四五线城市刚刚进行到大宗消费和消费品类扩张的阶段,更接近于一线城市2000年初的状况。

各行各业都是一样的。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可以说是几个不同发展阶段和不同体量规模的经济体的叠加体。

2

第二个维度

中国的发展顺序

中国作为一个后发经济体跟全球非常不一样。传统发达国家先是大规模的工业化、标准化,然后是第二阶段资本化、集约化,再然后才是第三阶段信息科技化。

中国整个发展阶段是反过来的。中国互联网发展跟大规模消费扩张、标准化、资本化、集约化几乎同时发生,互联网化先于很多领域的资本化、集约化发生。腾讯、阿里跟永辉几乎同步发展,甚至第三阶段的公司先获取了市场份额和资本规模化,再倒过来对第二阶段、第一阶段的公司进行改造。

在中国,第三阶段的公司不仅可以做纯线上,还可以做第二阶段、第一阶段效率提升整合。投资人可以抓取的不仅仅是第三阶段的发展机会,也可以去抓第二阶段资本整合、第一阶段消费规模扩张的机会。所以在中国整个增长和机会也是多元的。

3

第三维度

中国的前端和后端

中国在前端(用户端)发达程度首屈一指,无论是电商、移动支付、最后一公里的物流,包括短视频、直播等等用户前端的应用,在很多方面领先世界。

但是非常有意思的是,中端、后端跟前端的发展速度完全不匹配。比如中端现在依然是几千万的个体货车司机,各行各业是数百万的中小甚至是个人的流通商在支撑。后端虽然中国支撑了世界上百分之六七十的产能,但是中国的工厂大部分是自动化程度低,人均劳动生产力只是其他国家的几分之一。

中国的前端、中端和后端存在巨大的不匹配,这样的不匹配其实都是潜力。中端和后端有大量的效率提升空间,对我们来说就是投资机会。

最近阿里和腾讯也在提产业互联网,什么是产业互联网?就是致力于中国后端的效率提升。而中国的后端效率提升,潜在的增长和潜在的规模等同于甚至是大于前端。

4

第四个维度

在不同的销售品类和垂直行业发展的不均衡

中国在教育、医疗、娱乐的支出依然是增长。过去几年,中国高速互联网化和海量的互联网改造说起来惊心动魄,也只集中在很小的几个领域,大量的消费垂直品类和领域并没有被高度互联网化。

中国发展不均衡还体现在不同的消费品类和不同的领域里面,效率提升、互联网化或者科技程度不一样。

中国整体的经济增长会放缓,但是不代表整个中国会匀速放缓,在非常多的领域依然有巨大的效率提升和结构化高速增长的机会。

首先AI会起到最大的作用,很多的不匹配本质上都是要通过科技效率提升解决。AI是什么?从投资角度来讲, AI就是自动化的优化。完成对各个门类里面,无论是消费下沉市场,不同前后端的弥补和效益、生产力的提升,AI自动化是最大的驱动力。

其他的消费分级、下沉的市场、海外的市场即使是在全球经济放缓的情况下,都是中国新的机会,也都是投资的机会。

中国经济虽然在一线城市遇到一定的困难,但是还有三四线城市,有很多的垂直行业依然有很多的增长机会。四五六线城市,包括海外市场,为中国头部城市和尖端行业提供了巨大的腹地和子市场的支撑。当年的日本并没有腹地支撑和分层增长。

从资本本身的角度来说,虽然市场会有周期,但是我相信整个经济的周期还是会依附于中国长期实质性的经济增长。从中长线的角度,我对投资和回报的周期比较有信心。

几年之后,中国的投资退出会变得更加多元化。中国到现在为止IPO依然是主要的退出途径,而一个成熟的市场并购和IPO本身是同样重要的退出途径。

从市场本身的角度来讲,我看好A股会变成一个未必有高溢价、但是会有更明确的规则和更好流通性的市场。无论是最近的科创板还是注册制,虽然缓慢,但是还是在坚定的推出。香港的市场成为了中国的小纳斯达克,相比以前,中国的资本市场会更加有序和多元化。这对投资人来说是更好的事情。

表面上市场是最低潮期,实际上是孕育下一个阶段最好的公司的时候。中国本身的经济体,在我看来是拥有长期增长的结构化的潜力和机会。

相关文章


  • 海外报道丨初创企业Zoox获准测试无人驾驶打车服务
  • 2018普华资本科技创新高峰论坛举办,将加速科技大赛道投资布局
  • 普华资本主办的“未来已来——普华资本科技创新高峰论坛”在杭州召开
  • 李国庆删除涉刘强东案言论,当当网:强烈谴责,不要因此倒了胃口
  • 成本高涨业绩承压,国际品牌纷纷逃离“围城”
  • 砸办公室搬电脑还围堵CEO:途歌上演讨债大作战
  • 武汉会成为互联网教育“新高地”吗?
  • 2018,百度“动骨”之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