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资讯 > 正文

中国投资者带给印度的,不只是钱

转载 2019-01-02 0 31

2016年,三位Helion风险投资的前投资人Alok Goyal、Rahul Chowdhri和Ritesh Banglani出走,合伙创办了Stellaris风险投资公司。

Alok Goyal对志象网说,“我们自己也想成为创业者,唯一的方式就是建立自己的公司。”

2017年2月,Stellaris募得了首期5000万美元的基金,用于投资种子轮到A轮的科技创业公司。在过去的两年里,它已经投资了包括社交电商Shop101、踏板车共享公司Vogo、大数据医疗平台Mfine等10家公司。

面向印度未来3亿互联网用户的消费企业、面向印度5000万家中小企业的科技产品,以及位于印度、服务全球的软件公司是它的三大关注重点。

Stellaris一年大概会投资20到25家公司,但三位合伙人加起来,每个月大概要见120个创业团队。Alok Goyal说,他们想要找的是勇敢的创业者,他们办公室WiFi的密码就是“fearlessfounders”。

Alok Goyal在风险投资领域有6年的投资经验。在Stellaris,他投资了踏板车共享公司Vogo、物流平台Loadshare,以及SaaS公司Whatfix。

在班加罗尔位于Indiranagar的办公室,志象网采访了Alok Goyal,跟他讨论了印度创业生态的变化、二三线城市的市场空间,以及出行、物流等领域的机遇和挑战。  

问:你个人在Stellaris关注的领域是什么?

答:在Stellaris,每个合伙人都专注于几个领域,关注各个垂直领域中重要的东西,尽可能深入研究。我们认为,除非我们专注于特定的领域,否则很难培养专业技能。

例如,我关注和研究所有SaaS公司,我也关注物流和出行。现在我花了很多的时间在看跟自动化相关的企业,以及一些其他垂直领域。

Rahul关注的是电商、教育、外卖等领域。Ritesh关注和研究金融科技、医疗、旅游等领域。

问:你们投资的Shop101刚刚筹集了1100万美元的新资金。它是如何打开印度社交电商市场的?

答:我认为印度有很多特有的问题,这一点可能和中国类似。在印度,有很多人——尤其是家庭主妇与大学生,他们的工作效率更高,但一直没有得到工作的机会,Shop101给了他们机会,可以很容易地坐在家里赚钱。

(编者注:Shop101是一家类似云集的社交电商,任何人都可以注册成为分销商,分享商品链接到社交媒体,从所销售的商品中获得提成。)

在像印度这样的国家,一个家庭每月增加1万到2万卢比(1000-2000人民币)的收入是非常显著的。这就是这个平台的意义所在。

他们改变了以前分销商只为特定品牌工作的情况,现在你可以在一个科技平台上进行分销,可以从大量的供应商中建立自己的商品目录,再通过Facebook、WhatsApp、Instagram等渠道销售给别人,无需库存,完成销售到收款的过程,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因此,这是一个非常具有颠覆性的平台。它发展得非常迅速,我们对这样的公司能给印度这样的国家带来哪些改变感到非常兴奋。

问:在出行赛道,我们已经看到了巨头的出现,比如Ola和Uber,这一领域还有其他的机会吗?

答:当然,比如我们刚刚投资的踏板车共享公司Vogo。

我们认为,印度首先是一个两轮车的国家,这是最广泛的交通出行方式。并不是说印度的四轮车行业(汽车)没有增长,而是买得起汽车的人和买得起摩托车(踏板车)的人相差悬殊,可能有10倍之差,我认为这种情况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我认为,Ola和Uber做得非常非常好,他们打开了出租车市场,这是此前大多数人没法接触到的出行方式。但我觉得,两轮车的市场肯定更大。

在两轮车里,我们相信,像Grab那样摩托车载人的形式也是行不通的。如果你看这种共享踏板车每个月的成本,包括租赁、维护和其他费用,其实并不多,但是你放一个司机在上面,成本就变得非常高,所以这种模式要赚钱是非常困难的。

此外,踏板车比摩托车好的原因,是因为男女都可以驾驶踏板车。在印度,人们一般不骑摩托车通勤,踏板车更容易驾驶。所以我们非常看好这个领域。

问:中国的共享单车行业在财务模型上遇到了很大的问题。你认为共享踏板车业务的收入能覆盖成本吗?

答:我认为这两者有很大的不同,不能直接进行比较。

我曾经在新加坡和美国使用过共享自行车,我发现,人们不仅会在上下班的时候使用单车来通勤,也有其他的使用场景。我在公园里看到很多人在骑车,单纯出于休闲的目的。

但在印度,踏板车的使用场景是通勤。为什么这很重要?因为这就意味着重复的使用,比如我每天用两次,一个月用22天,一年大概200天,这个重复次数非常非常高。

在印度,自行车很难骑,因为道路不是为自行车设计的。天气也不适合骑自行车,除了班加罗尔之外,印度大部分地区,比如德里,你就没法骑自行车,天气不是太冷就是太热。

如果你问我是否相信印度的共享自行车模式,答案是:绝对不会。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相信,共享踏板车的模式是独一无二的,在印度这样的国家,它大有可为。如果你看一下共享踏板车的基本经济模型,你会发现,它的单位经济效益非常好。

问:你们在物流领域有哪些投资?

答:我们投资了一家叫Loadshare的公司。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公司,跟传统的物流公司模式都不一样。

印度有大约5000到1万家小型物流服务供应商,有的可能有十几二十个人,有的可能有一百个人。他们正在做的是,建立一个平台来完成物流的配送,与小型的物流服务服务商合作,自己来运行整个物流网络。

它们增长得非常非常快。他们同时做2C和2B的交付,并建立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全国性网络。

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五六家主要物流公司占据了很大的市场份额,而印度的物流领域更碎片化,Delhivery(印度版顺丰)是唯一的独角兽。

但我认为未来印度的物流领域也会有10到15家独角兽,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它非常低效、分散,而且它不是一个赢家通吃的市场。

只有当一个玩家的网络效应特别巨大时,市场才会赢家通吃。但事实上,全国物流网络实际上可以由多个玩家来承运,比如就像长途货运。所以说,这个领域并没有准入门槛的问题。

在我看来,只要你能提供好的服务,效率足够高,物流领域就会有机会。

问:你们在农业科技有投资计划吗?

答:农业方面有很多问题待解决,从种植到市场的各个环节,印度的效率非常低。关于商品浪费的比例,我们估计的数字为大约25%-30%,商品价值的浪费大概会达到40%。

以番茄为例,番茄的价值取决于它的保鲜期,保鲜期越短价格就会越低。所以即使它没有被浪费,它的价值也在下降。事实上,在印度,有40%的农作物会最后被浪费,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我认为,其中主要的原因是供应链太碎片化了。在某些国家,有很多大型农场,可以一次性承接大量订单,但印度的农业非常碎片化。

其次,挑战还在于印度缺乏冷链,这本身也是一个相当大的市场。

因此,我们确实认为,创业公司在农业科技的供应链方面可以发挥非常大的作用。我们已经在接触一些公司,还没有投资,但我觉得市场很大。我们还没有遇到科技在供应链中发挥不可或缺角色的创业公司,对我们来说,坚固的技术是我们决定是否投资的基础。

问:你觉得当今的创业者和三年前的创业者有什么变化吗?

答:我认为今天创业者的数量和质量都有变化,每隔几年创业者都会发生变化。

质量方面,有几个方面。首先,今天的创业者,很多要么是第二次创业,要么来自其他的创业公司。他们已经看到了创业公司是如何建立的,他们经历了公司的壮大,也经历了创业公司的各种问题。

其次,我认为创业这件事也正在祛魅。创业者已经意识到,创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是一夜起高楼,建立一家公司需要很多艰苦的工作。所以现在那些梦想一夜成功的人少了,我们看到了更多有长远打算的创业者,更成熟、更有毅力的创业者们正在进入。

还有一点就是天使投资生态系统的成型。现在,天使投资人会在很早期的阶段,就给你资金和建议,所以现在我们见到创业者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早期阶段就得到了很好的建议。

数量上来说,我认为是因为人们看到了更多创业公司的成功案例,所以有更多的人愿意开始创业。早期风险投资和天使投资人的增加,也增加了创业的机会和信心。

此外,我认为人们最终会意识到,与其抱怨这个国家的各个问题,还不如自己来解决问题。事实是,到2025年印度将是一个5万亿的经济体。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当然会有很多问题,并且这些问题没办法通过传统的方法来解决,肯定要用到科技,所以他们会试图用科技来解决问题。

有很多问题待解决,也有了资金,有些人已经经历过了创业的过程,能为今天的创业者提供建议。在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今天创业者的数量和质量都得到了提高。

问:我们看到,很多印度的创业公司都会扩展到其他国家,而不是去印度的二三线城市。你认为这些创业公司在二三线城市有足够的市场空间吗?

答:我觉得说不准。

我们也投资了生鲜杂货电商Big Basket,它现在已经在25个城市提供服务。当你已经拓展到印度25个城市的时候,有些城市的人口可能不足100万,城市的规模、消费能力也可能有所制约,但还是有空间。

但也取决于人口结构,人口中是否有足够的年轻人。我认为,二线城市已经开始发展起来了,三线城市和四线城市需要更多的时间,这些市场做好准备和规模化都需要时间。

我认为,部分原因还在于本地语言应用的普及。在未来的三到四年里,印度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因为我们正在开发的许多使用本地语言的应用程序,我认为这会带来很大的改变。

问:中国投资者对印度市场的关注正在发生变化。此前,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关注后期投资,但现在他们也进入了中早期投资,你认为他们会给生态系统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答:我认为,资本是流动最快的一种商品。当投资者对市场失去信心时,资本很快就会撤出;当投资者对市场有信心时,资本也会非常迅速地流入。外国投资者进入印度,就是因为他们相信这里存在机会。我想未来我们会看到更多,包括中国、美国、日本投资者来印度,欧洲的投资者也早晚会来。

而中国投资者的到来对印度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利好的消息。首先,印度风险投资基金,A轮的投资者大概有10-15家,像我们这样每年投20-25家公司,对这么一个庞大的国家来说,我认为10-15家基金还是太少了。因此,中国投资者进入早期阶段是一个好消息。

其次,我认为中国的投资者也会带来一定的专业经验,我们也会从中受益。

第三点是,中国投资者开始进入早期投资,也会创造印度公司获得后期资金的机会,这也有很大帮助。

最后,中国投资者来更多投资,等到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资本退出的机会也会增加。


相关文章


  • 重金搜寻“中科创达”
  • 2018年营收破千亿元,李彦宏发开年内部信:那个受用户喜爱的百度,已经回来了
  • 风雨飘摇二十年,MMO游戏还有春天吗?
  • 首发|佰才邦Baicells完成高通领投亿元B+轮融资 抢占万亿5G商用风口
  • 滴滴上线“点滴相互” 会否重蹈蚂蚁金服“相互保”京东“京东互保”覆辙?
  • 云知声发布多模态 AI 芯片战略,同步曝光三款在研芯片
  • 全民直播凉了,斗鱼、虎牙们会步其后尘吗?
  • 汤唯成了百度地图的“AI算法官”,女神背后靠的就是这些语音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