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资讯 > 正文

罗振宇“时间的朋友”争议刷屏背后,跨年演讲成新一代“心灵保健品”?

转载 2019-01-03 0 22

2018年12月31日晚上,有非文艺青年选择了在影院看早前抢到的《地球最后的夜晚》,随后在茫然和昏睡中上猫眼打下一星;有人选择了宅在家中跟家人一起看收视成谜的跨年晚会;还有一部分创业中青年选择在深圳春茧体育馆中,等待二十年间第四场,也是倒数第十七场,如约而至的“罗胖”罗振宇。

年关是一个尤其容易激发共情,打开心扉回顾展望的高关注度节点。在2018年中美贸易战、经济寒冬的大环境下,更是迷惘情绪空前。罗振宇连发扎心五问:我能看到事实吗?我能感知“非共识”吗我的时间够用吗?我的力量从哪来?时间愿意和我做朋友吗?在今年以“小趋势”为主题的跨年演讲里,他依然抛出了很多深奥词汇“非共识”、“时空内爆”、“信用飞轮”……尽管其励志金句集锦本质与十多年前《读者》《青年文摘》上的心灵鸡汤颇为神似,但经过一系列去庸常化词汇的包装后,骤然变得更高大上起来。在朋友圈晒出跨年演讲的门票“思想跨年”,显然也比其他跨年娱乐活动显得更积极上进有深度——当然,也更焦虑。

去年其跨年演讲的主题是“中国式机会”。不可否认,知识经济就是当下的中国式机会之一。在信息不对称的长期趋势下,尽管知识网红渐有退潮之势,但知识经济的金矿尚未被开采殆尽。

知识经济退烧,知识网红退潮

“跨年演讲是中年人的心灵保健品。”这一略显尖锐的评论代表了当下一部分人的心声。

2018年6月,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的新媒体蓝皮书《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No.9(2018)》指出,知识付费用户的年龄层主要分布在21到40岁之间,输出形式70%为音频类产品,更易于在公交、地铁等碎片化场景使用。超过55%的网友有过知识付费行为。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知识付费领域有近100笔融资共计24.28亿元。截至目前,知识付费的用户已经接近1.88亿人,预计至2020年,知识付费产业规模将达到235亿元。提高工作能力和收入的学习栏目付费意愿占比第一,达63.32%。

2016年,知识付费风口初现,在行推出分答、知乎推出值乎和知乎live、罗辑思维推出得到App。喜马拉雅FM上线音频付费课程《好好说话》,并借此挖掘到盈利变现出口,成为助其领跑音频行业至关重要的一步。高晓松、梁宏达、罗振宇、许知远、吴晓波、马东等“知识网红”成为资本竞相追逐的IP,娱乐知识化与知识娱乐化成为主流趋势。

这一年也是知识演讲跨年携手卫视的第一年,一方面知识网红需要主流渠道扩大影响力,另一方面卫视在激烈的头部艺人资源比拼、跨年晚会红海厮杀中,急需找到新的流量出口。

深圳卫视成为第一个受益者。2016年末,罗振宇首度携手深圳卫视发布“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当晚11点,深圳卫视以1.69%的收视率位居全国同时段第一。这场收视奇迹被称为“一个会说话的胖子干掉了一堆小鲜肉”。此后第二三年的合作也显得顺理成章。2017年末,几天内近万张门票被一抢而空。外场看台分为680,1280 和2080三种票价,而内场为3280,另有20年门票套餐价40000元,18年套餐价36000。每场演讲为主办带来的纯票收益为几千万元。这还不包括赞助广告及直播收入。

此后卫视入局知识跨年者纷至沓来。第二年,浙江卫视邀请码农、高晓松、吴晓波、张绍忠举办了4小时的“思想跨年晚会”,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头部知识付费平台的喜马拉雅FM也参与其中,连续两年冠名赞助浙江卫视思想跨年盛典。广东卫视邀请郎咸平、叶檀、王福重、胡润等十位嘉宾举办“财富跨年”。

然而,2016年末“时间的朋友”为深圳卫视带来的收视奇迹却未能再现。索福瑞52城收视数据显示,在2017年12月31日19:30-24:00自办节目收视率排名中,浙江卫视的“思想2018跨年”排名第16,深圳卫视的“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排名第27,广东卫视的“更好的明年2018广东卫视跨年演讲”排名第30。

欲图在知识付费领域分一杯羹者除了头部平台,还有更多自媒体。咪蒙售价99元的“加薪课”声称“如果订阅用户3年后薪水涨幅没有超过50%,课程费用将全额退款。”新世相则推出了知识付费平台“新世相读书会”。根据新世相所公布的数据,该产品上线一个小时就卖出了4000多份,157万销售额。

从2017年罗辑思维停播,到那篇刷屏的《罗振宇的骗局》,再到罗永浩和Papi酱先后停更得到和分答,“知识付费风口已过”之声络绎不绝。但事实上,在教育资源严重不平衡、社会变革期渴望阶层上升、金钱焦虑者基数庞大的国内,知识经济依然将长期拥有庞大的市场,只是对知识网红的狂热迷信正在逐渐退烧,内容付费也将走向更加细分垂直化。

当作为娱乐造星产业第一力量的卫视与知识演讲相结合,随着受众的扩大,收视门槛的降低,知识演讲则不可避免地走向更“有趣”的励志鸡汤情感化,削弱相对枯燥的行业向观察。“世界会变得更好吗?”罗振宇在演讲中发问。“2028年,99%的人可能会成为无用之人。”吴晓波在思想跨年中说到。有人将两者发言相对比,有趣的是却得出了迥然相反的结论。

从娱乐跨年到知识跨年,

接下来的跨年3.0时代为何?

2005年,湖南卫视首次举办跨年演唱会,由此开启跨年演唱会时代。秉超女、快男之人气,天娱艺人全体助阵,再加上《爸爸去哪儿》等热门综艺嘉宾,彼时的湖南卫视曾连续8年蝉联收视第一。

几乎主流省级卫视都加入过跨年晚会的战争,最多的一年,共有14家卫视台同时举办跨年晚会。从2014年起,广电总局一纸“节俭办晚会”限令和一纸“限制晚会数量”的限令,让每年办直播晚会的卫视下降到了个位数。

从2014年年底开始,广电总局原则上每年只给三家省级卫视的跨年晚会发“直播牌照”,跨年晚会渐渐成为五大卫视之争,没拿到牌照的卫视则选择“12月30日提前跨年”等方式转换赛道。例如刚刚结束的浙江卫视12月30日跨年演唱会,12月31日则选择了“思想跨年”打响“跨年双响炮”。

当各大卫视投入数千万、不惜亏本也要年年举办以彰显招商实力的跨年演唱会变得日渐同质化时,跨年晚会更像是一场模式化的粉丝盛典与当红偶像人气检测仪。因此进入“知识跨年”2.0时代后,去娱乐化的“思想跨年”在首度亮相时,在注意力经济时代制造了足够多的惊喜。目前知识跨年主要玩家为浙江、广东、深圳三大卫视,其他卫视尚在观望。

然而作为新生事物的知识跨年本身,也逐渐迎来了同质化瓶颈。今年浙江卫视的思想跨年除了吴晓波、马东等,更加入“改革开放四十年”100名杰出贡献者之一、女排主教练郎平,《奇葩说》马薇薇、黄执中、肖骁、陈铭,Nine Percent 成员尤长靖,《我就是演员》冠军演员韩雪,这既是主旋律精神的体现,同时也是知识跨年更加泛娱乐化的表现。

四川卫视则提出“非遗跨年”,设置澳门、都江堰两个会场,还融入非遗元素,将嘻哈和流行音乐融入木偶表演,用交响乐团来为传统皮影戏伴奏等。在舞美上,则结合熊猫和川剧元素。另一个跨年思路来自喜马拉雅今年的“跨年中国版巴菲特午餐”:设局“思想午餐”,提供机会让用户与马东、吴晓波、黄执中等共进午餐。

线下跨年、文化跨年会成为下一个3.0跨年时代主题吗?深度与收视如何兼顾?知识性与娱乐性如何平衡?这些成了国内尚显稚嫩的知识跨年,知识经济在磕磕绊绊中需要不断回答的问题。

相关文章


  • Waymo无人驾驶车辆不受欢迎,遭遇20余次蓄意破坏
  • 诺基亚将发布新一代旗舰智能手机,拥有5个后置摄像头
  • 印度外卖巨头Zomato将进行新一轮融资,蚂蚁金服领投
  • 2019将成“5G元年”,5G能给普通用户带来什么?
  • 邦早报 | 权健涉嫌传销犯罪被立案侦查;百度2018年营收破1000亿;今日头条有意收购锤子部分专利
  • 互联网女皇新公司命名Bond:拟募资12.5亿美元
  • 2018年网综复盘:系列化规模初现,垂直题材、模式创新成未来趋势
  • 偶像产业时代,今天你为自己的爱豆转发锦鲤了吗?| 邦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