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资讯 > 正文

被雷军“挖到”小米的卢伟冰,到底是何方神圣?

转载 2019-01-05 0 166

1月2日晚间,雷军在其个人微博上高调宣布,欢迎金立手机原总裁卢伟冰加入小米,并配上一张合照,但并未说明卢伟冰在小米的具体职位。

不过就卢伟冰此前的履历来看,此番加盟小米,极有可能负责小米海外市场,毕竟他是国内智能手机“出海记”中不可忽视的人物。

卢伟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国企康佳集团做海外销售。

那是1997年,卢伟冰从清华大学化学专业毕业,由于不喜欢本专业放弃了出国留学而进入康佳,当时家电行业正如日中天,康佳也刚好从这一年开始发力海外,英语不错的卢伟冰自然而然成为康佳第一批做海外拓展的员工。

这一呆就是10年,从底层销售一步步做到康佳通信销售公司总经理。西装革履,搭配一副黑框眼镜,外表斯文儒雅,乍一看之下,就是职业经理人的范,但卢伟冰是有野心的人,尽管身居高位,碍于国企内部机制的限制,他认为自己无法放开手脚做事,也不甘心“为他人作嫁衣裳”,于是选择辞职。

2007年底,他跳槽去了一家民企——天语手机(即天宇朗通通信设备股份有限公司),全家由深圳搬到北京。“去天语是因为它比较符合我的两个条件,第一个是它是一个民营企业,可以老板直接决策,第二是单一业务。”在接受采访时他曾这样说。

在天语,起初他负责国内业务,直到2009年才开始全职负责海外,由销售到供应链、研发等全方位接触。只不过,这次跳槽,卢伟冰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掌控一个完全独立的项目。俗话说,人往高处走,出走寻找更大的舞台又提上日程。

遇上金立掌舵者刘立荣,卢伟冰终于如愿以偿。创办于2002年的金立,乘着中国信息化产业高速发展这股东风,在功能机时代风生水起,但从2009年苹果发布iPhone 3GS开始,手机行业发生巨大变革,由功能机时代跨入智能机时代。受此影响,以诺基亚为首的智能机风光不再,金立也不得不开始转型。

这样的契机下,刘立荣向卢伟冰抛来橄榄枝,给出的条件相当符合卢伟冰的预期——合伙人,这意味着卢伟冰不再是职业经理人而是创业者,一个需要自主权,一个需要新鲜血液,双方一拍即合。

2010年4月,卢伟冰加入金立,出任金立总裁一职,举家搬回深圳。

事实上,起初的那几年,卢伟冰确实有足够的自主权,金立的大局几乎由他掌舵。据《鹿鸣财经》从金立离职员工处获悉报道,金立海外业务主要归卢伟冰管,大部分骨干都是他的心腹,而国内业务方面也会给意见,相当于智囊。

与此同时,金立手机发布会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大多数时候是与刘立荣一起现身。

功能机时代,金立以传统的续航和安全等功能作为主要卖点,这套打法放在以诺基亚为王的时代,无可厚非,但既要与苹果、三星这些国际玩家死磕,又得应对小米、中兴、华为、酷派等国内品牌的冲击,就不得不另谋出路了。

那段日子,卢伟冰压力非常大,“我最痛苦的不是现在等销售数据的时候,而是不知道向哪里走的时候。2012年底,我想清楚了。”2014年接受《成功营销》记者采访时,他这样说道。

雄心勃勃的卢伟冰一上场,开始大刀阔斧地对金立进行改革,第一刀砍在定位上:产品偏年轻化。“金立要从‘煤老板’变成‘小清新’。”那个时候,卢伟冰一直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为了使品牌更加年轻化,他先是招聘了一批又一批年轻员工,短短两年时间,坐落在深圳的金立总部,从一层楼变成了七八层楼之多。再斥重金请明星代言和做网络自制剧《快乐ELIFE》。

那时候,顶着互联网思维光环的小米,在雷军等人的带领下斜刺杀出,是金立等老牌手机的劲敌,为对抗在线上一路飘红的小米,老牌手机公司纷纷提出互联网子品牌,OPPO推出一加手机,中兴推出努比亚,华为推出荣耀,联想成立ZUK,而金立则推出ELIFE、IUNI等,其中IUNI更是明晃晃地打着“以小米模式来反小米”口号,各方阵势已摆出,一场硬战即将打响。

此外,在海外市场深耕多年的卢伟冰使出杀手锏,以2000-3500元这个阵地作为品牌及产品定位主战场,向印度等海外市场发力。之所以选择这个价格阵地,卢伟冰是基于整体局势的考虑,高端价位已由苹果、三星牢牢占据,千元以下又是国产手机的根据地,如此一来,中间价位就留下相对多的空间。

创业维艰,可惜的是,卢伟冰依然没能逃脱“出局”的命运。

转型第一年,金立的销售并不乐观,高气压长时间笼罩在卢伟冰头上,直到次年,情况才有所改善。

在商言商,是商人的天性,刘立荣向来看中利润,由卢伟冰操刀的ELIFE和IUNI两子品牌,成绩并不理想,其中IUNI更是三易其帅,品牌定位也频繁更迭从“有为青年”到“女性手机”,再到“纯简白”。

金立被小米、华为、苹果等打得毫无招架之力,在市场上屡屡败北后,出师不利的卢伟冰很快被架空,标志是2015年12月M5 Plus手机发布会上,刘立荣重新站到台上,金立重新回到以续航和安全为主卖点的传统路径上,而随后ELIFE和IUNI这两个品牌也被砍掉,换言之,卢伟冰的产品年轻化改革被“否决”了。

也是从这时开始,被边缘化的卢伟冰扮演的角色仅仅只是产品发布会上的发言人,并无实权。

2017年8月,卢伟冰带领金立海外事业部从金立剥离出去,成立新公司——诚壹科技,主要负责给国外一些品牌进行代工。据天眼查显示,刘立荣出资432万,占股股24%,卢伟冰出资918万,持股51%。不过,外界大多将此解读为卢伟冰被踢出局。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年初,伴随着手机零部件供应商欧菲科技连续股价大跌,以及刘立荣澳门赌博欠债的传言,金立陷入资金链断裂危机,与此相对应的,卢伟冰也败走麦城,同年11月,他宣布诚壹科技解散,而个人将入职小米。

如此兜兜转转,卢伟冰依旧摆脱不了职业经理人的路径,实在令人唏嘘,也许诚如丁磊所言,创业成功在于“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德五读书”。

相关文章


  • 过去一个月,马云三场演讲提到的十大问题,令所有创业者深思
  • 邦有料 | 今天都有啥大事儿(1.5)
  • 短视频版权争霸战开打,谁将首发“阵亡”?
  • 海外黑科技丨一边吃鸡一边给手机充电?这才叫无线充电
  • 围墙里的“大生意”,重运营的社区零售如何降低人力成本?
  • 红米独立,看雷军如何下棋
  • 瑞士AI生物技术公司Sophia Genetics完成7700万美元E轮融资
  • 美国超音速飞机制造商Boom Supersonic完成1亿美元B轮融资